浠水| 坝陵街道| 崇明| 北侯| 嘉善|

从凉山到东莞 一场2000公里的彝族少年成人礼

作者:图|梁莹菲 文|本刊记者 韦星 来源:南风窗 日期:2018-02-19 收藏
  我们社会中曾有条很深的鄙视链:平原歧视山村,城市歧视农村,富裕歧视贫穷。而贫穷的地方和家庭,通常被无情地打上“懒惰”的偏见。
  这不是无知造成,而是很多个体看到浮于整体社会现象时,得出的印记和感觉,但人们在牢牢抓住这种印记和感觉的同时,往往放过对根深蒂固真相的追问和寻思。
  不过,做出鄙视行为的,通常首先是社会底层人自身,其次是一些受益于政策倾斜的“先进地区官员”和“先进知识分子”。
  更甚的是,处于鄙视链低端的人们也在强烈地相互鄙视,他们以自我的感官和对某个区域的某个人的认知,来彻底否定和打倒一切。
  这些“权威”的判断和结论,只源于他们比别人更“见世面”。
  何为见世面?对经济上欠发达地区的人们来说,见世面的途径不是旅游,而是打工。只有打工,乡下人才名正言顺穿过大城市,来到城郊、来到城中村,进入机器轰鸣的工厂里,进而没日没夜的三班倒流水作业。
  彼时,旅游成了城市人、富人的专利,乡民旅游被家长和其他村民斥为不务正业、好吃懒做。
  在工厂里,他们接触和认识来自全国各地的同龄孩子,他们之间有着密切或紧张的“工友”关系,并据此来认知这个人背后的省份和区域。
  这种认知通常不准确,甚至是偏见横生、鄙视无处不在。有的只是对城市高楼、火车以及异于自身风俗行为的盲目羡慕和无度崇拜。
  这些羡慕和崇拜在打工者返乡后,极端放大了对自我和自我所处区域的极大否定。否定弥漫的氛围中,村里青少年们对打工“前辈”讲述的村外世界、男女关系,充满热烈渴望。所以,一拨拨孩子急着辍学,踏上城市的旅程,开始一段段打工之旅。
  过去,这些打工者主要来自于广西、云南、贵州、湖南、重庆、四川—但四川凉山州的青少年在上世纪90年代时,还很少出来。他们大概在十年前才开启这段旅程,现在,他们的身影在工厂里,日趋活跃。
  如今,已有更多的“勒伍约呷们”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出发,来到被称为“世界工厂”的东莞打工。他们发起的这一浪潮,就如上世纪90年代广西、湖南、河南、重庆等地出来的青少年们一样。
  不一样的是,凉山彝族孩子遇到了更好的时代:就业岗位更多,也有更多选择机会;劳资关系没有过去那么紧张,老板得看工人眼色行事;工人作业和休息的场所,更为人性化……
  对彝族少年而言,这更像是一场彰显自身独立的成人礼。在城市里、在工厂里,他们开始接受现代化的洗礼:接受企业的现代化管理和制度化规训,成为流水线上和工友合作的重要一环,也在不断规训中,让制度、管理等现代化因子不断内嵌于个体。
  在城市的工厂里,温情的城市人文、融洽的劳资关系,以及微信等无处不在现代化连接和沟通手段,终将使他们把他乡当成故乡。
  “勒伍约呷们”的身后是距离他们2000公里的故乡,但他们会在城市里遇见更好的自己、他者和人生。
?
版权声明

本刊及官网(南风窗在线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、声音、录像、图表、标志、标识、广告、商标、商号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设计、专栏目录与名称、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、信息等)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违者必究。

合作垂询电话(020)61036188-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(8088)南风窗办公室

--
文章得分:
评分:
九井乡 竹丝湾 建二南路 三条营 雅克西
打波 江苏江阴市澄江镇 前辛村村委会 武寺庄村村委会 萨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