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希望公园| 趵突泉| 阿拉斯加州| 临安市| 巴尔|
人文首页
头条轮换
湘西民俗
文史湘西
湘西文产
湘西名作
书法湘西
绘画湘西
诗韵湘西
征文频道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人文频道 > 湘西民俗 > 腊月的乡愁
腊月的乡愁
http://www.xxnet.com.cn.tianmuyb.com 时间:2018-02-23 9:37:31 湘西网

58933

慈母 刘大兴 摄

  鲁 珉

  大寒过后,盼望已久的雪终于落下了。

  只一会儿,房顶上便已积了厚厚一层。还有一排排的行道树,慢慢堆积成白色的雪冠。此情此景,突然想起家乡来。若是在腊月遇上下雪,要不了多久,一定是分不清哪是田野,哪是小路了。恍惚中,一幕幕家乡的旧时光在眼前闪现,缕缕乡愁即刻涌上柔弱的心间。

  腊月的乡愁,是白雪覆盖的田野。不必说到了小寒大寒,只要过了立冬,那雪便像棉花似的,从天而降。有时,一下就是几天,放眼望去,山脊田野一片素静,白白的雪直刺得人睁不开眼。只有那在寒冬里依然觅食的鸟儿,或高或低鸣叫着,飞过茫茫雪野,才感觉到冰冻天地间的一点儿生气。

  腊月的乡愁,是迎风伫立的老树。老屋的根基已百年有余,屋后那几棵柿树也有近百年了。秋天还是柿子挂满枝头,到了腊月只有零星几个,孤单地遗落在无叶的枝头。没有了一叶一果的点缀,老柿树只留下清瘦的影子站在白雪飘飞的腊月里。瑟瑟寒风中,老柿树依然巍然伫立着,站成寒风中一道风景,无悔守望着远方归来的游子。

  腊月的乡愁,是母亲纳的千层底。冬天的山村是清闲的,每当下雪天,母亲就坐在火垄旁,拿出针线篮,裁剪鞋样,用好不穿的旧衣服,剪成鞋底料。鞋底面却是专门在供销社扯的厚白布,一针一线地扎鞋底。一双鞋底要做好多天,等那一双双扎得密密麻麻针脚的新鞋底做成了,差不多就到年关了。那沾满母爱的千层底布鞋,就成为新年全家人最耀眼的一道风景。

  腊月的乡愁,是火垄窜动的火苗。农家的冬天大多在火垄屋里度过,因为天气实在是太冷了。父亲总是第一个起床,把柴火垄烧起来,让瑟瑟的寒冬多些暖意。火垄上方那根黑黑的铁钩上,总是挂着一把黑黑的饮壶,管着一家人的热水。母亲偶尔会在滚烫的灰烬中烧几个红薯,那香甜的滋味似乎至今都滚烫在温暖的记忆里。

  腊月的乡愁,是屋顶升起的炊烟。老柏树宽大树冠旁的老屋顶上,缕缕炊烟在寒风中袅袅升起,在一轮夕阳的映衬下,将喧闹了一天的小山村收于宁静。那炊烟便是家的路标,即使是还没有回到家,远远地看到自家房顶上的炊烟,归家的兴奋立马涌上心头,总是离家此刻回的感觉真好。

  腊月的乡愁是一坛陈年老酒。漂泊的人能体会到乡愁也是幸福的,犹如飘落的叶知道自己的根。独在异乡许多次的腊月,都将乡愁酿成一坛陈年的老酒,醇厚而又绵长。每当腊月的风吹起时,便会饮上一杯,让思乡的绪随那风吹进故乡的老屋。

  腊月的乡愁剪不断理更乱。唯有将其剪成一瓣乡愁的贴花,粘在思乡柔情的窗户上,遮挡风雪对乡愁的吹打。

  是腊月的乡愁,慢慢渗进我们的血液,早已流淌成生命之河。不论离开有多久,距离有多远,血脉相连的乡愁永远不会改变。


(稿源:湘西网-团结报)
(作者:鲁 珉)
(编辑:杨思思)
未经授权禁止复制

湘西名作

文史湘西

征文频道

鄯善 康定东路 上允镇 星居委会 戴南村
甲子村 盘信镇 围子村村 周集乡 东虹路口